[节气特刊]江夏梦水思——他她夏了这个夏天
2015-07-26 10:32:06   来源:编辑中心 孙洪升   点击:



      江夏梦水思(一)——此间少年归家日,待看明日凌云时
  
  凌泽(乳名叫田娃)是一个苦命的孩子,自小命运就跟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,他7岁那年父母双亡,家中就剩下了一位年近古稀的奶奶。奶奶身体不好,卧病在床,凌泽要经常要做饭,洗衣,看书,下地,年复一年的重复相同的工作,虽然辛苦,但是心中永远有个精神支撑,但是命运又再一次跟他开了个玩笑,13岁那年,奶奶永远离开了他。... 【详情】

 
      江夏梦水思(二)——少年间青春如梦,风起尘扬亦柔情

  这个青年是谁那?原来他叫朴剑辰,来自富贵家庭,父亲是公安局局长,母亲是国内知名企业的总经理。出于家庭的关系,母亲一直奔波于她的事业,是一个典型的女强人,父亲由于高度的职业责任感,始终战斗在第一线。父母两人的世界,就这样将孩子安置在了他的奶奶家,虽然他奶奶家外乡下,没有啥文化,但奶奶细致入微的照顾让剑辰从小就得到了孩子应有的关爱。... 【详情】
 
      江夏梦水思(三)——花开少年初醒,夜放月光柔情

  月明星稀,晚风吹得格外祥瑞,趁着这有些穆黑的夜色,不觉间,凌泽的脚步已经到了东阶楼下。独自一人走在楼梯上,“嗒嗒……”那回声拍打着凌泽的心,一个人的声音,一个人慢慢诉听。不知是一个人在楼梯上太过空荡,还是凌泽已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。随后,这回声连成了一片,一片让人听得见的声音,那个人当然就是凌泽心中的那个她——雨馨。... 【详情】
      江夏梦水思(四)——知梦言好梦,伴君天涯更婉情

  “猜猜我是谁?”雨馨用手捂住凌泽的眼睛,压住了平日唯美的声音,略显声音的粗糙。
  “别闹了,雨馨。”凌泽也从那份凝视中走了出来,并一下听出了雨馨的声,不,或许不是那样的听觉,而是心中的第六感觉吧,不管咋样,凌泽还是感觉对了些。
  雨馨松开手,缓缓的坐在了凌泽的身边,双眼注视着凌泽,仿佛眼神中迷离的存在着些什么,不对那是一种信息的传递,就像狮子在追捕猎物,会意的看了一眼,便知道捕猎的方向。然而,凌泽在看着些什么,这着实让雨馨感到十分的好奇。.. 【详情】
      江夏梦水思(五)——花开的盛夏,风吹在青春的路上

  说到考试,没有谁能在寝室里待的太长时间,最少一般人不会。因为在寝室里那是一种心理的虚脱,一种将人推向挣扎里的深渊,太恐怖,太让人难以接受这折磨的阴影,走也走不出来。要考试了,各教学楼都散发着一种热气,那种对于知识的渴望在与空气磨擦后产生的超自然效果,当然这是我们久久能看到的。
  每个早晨,凌泽一如既往的保持这个好习惯。每天6点起床,洗刷完之后,再到三食堂吃点饭,再上自习。这时,刚好7 点整。或许是原先在山野里养成的习惯,或许是对那清新的早上持有一份与生俱来的眷恋。这个习惯,就像那太阳刚从东方生起的明媚,,十几年如一日,从未更改过。.. 【详情】
      江夏梦水思(六)—— 一城江水一场梦,如今满夏蝉鸣

  黑夜总是给了人们最好的祝福,趁着夜色的朦胧,有的人选择了拜孔夫子所赐,努力学习;有的人选择了执手生命中的另一半,至爱至深:同时也有的人选择了相处在同一片黑夜下,静静等待着黎明的到来,朝阳的升起。凌泽和雨馨就是那样的两个人,在黑夜中探寻人生的方向,自己的生命之港。
  此时的凌泽正在江边等待着雨馨,不知道雨馨为什么还不来,但凌泽知道雨馨一定会来的。苦苦思索之下,今天好像是一个特别的日子——大暑。.. 【详情】




栏目编辑:茅文玲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节气 特刊 江夏梦

上一篇:[节气连载]江夏梦水思(六)—— 一城江水一场梦,如今满夏蝉鸣
下一篇:[ 节 日 ]血洒三千山河地,剑指苍穹铸军魂——听第88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回声嘹亮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