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阳光收割]青春的我,永不止步
2016-08-06 11:14:34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中心   点击:

  兰花吐芳,七月充满着焦躁,即使盛开的兰月散发着无比的馨香,却抵挡不住夏季的热浪席卷着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岁月不会因为天气的原因停滞她的脚步,每个鲜活的生命依然兴奋在自己的领域,努力地活出理想的自己。


 
  南下深圳。告别考试,迎来的是接近两个月的假期,心里想着应该做些什么能不荒废这段时间,恰好一个远在深圳的哥们邀请我去找他,这样也好,这段假期要是能在深圳找个活干,可以为下学期攒下不少的生活费。
  从东三省到广东省,这段距离可算是“天边”了。说到交通方便就是飞机,但只是来回的机票价格就足以耗光我打工攒下的薪水,这种价格平时想都不敢想,这么算来,只剩火车票了。家在南方的我,北京往往是中转站,我习惯了硬座挨到北京,也就是十来个小时。而从北京到深圳,确是将近30个小时,卧铺与硬座之间相差了200元。朋友们都说多花200少遭罪。我后来也是权衡,最后还是选择了硬座。我一个男生,哪那么娇气,再者说,这不就相当于我在30小时挣了200块钱嘛!
  告别了吉林,我开启了去深圳的旅程。火车上人流拥挤,我带的东西不多,就一个旅行包,好拿好放。10小时的车程很快熬过去了,北京车站川流不息,摩肩接踵,人们面无表情地拖着拉杆箱,在这灼热的气氛里来往匆匆,体验着这座城市的熙攘而陌生。我在还算凉快的候车室里,环顾四周,人们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,似乎想在这繁杂的城市里寻找慰藉;又或者拥挤地赶往检票处,每个人都怀着自己心中的情感。我也一样,在这陌生的地方,在某个作坊或工厂,也许可能是饭店,会出现我爸妈的身影。他们在外打工,只有过年才回家一次,从小我和弟弟便是我外婆看大的,说实话,我对父母的感觉没有多么亲切,每次打电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 
  我父母的文化程度并不高,因此一直以我为傲。自从我上了大学,他们问我最多的就是钱还够吗。
  他们的不容易我都知道,这次的打工,大部分也是为了他们。
  我到了北京,拨通了他们的电话,我操着一口方言——这样的感觉令我熟悉,说着几句简单朴实的问候,听到他们的声音,平缓安详,我心里的空洞也被填满了,因为我懂他们一切安好。
 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我顺着窗口望向窗外,夺目的霓虹灯,庞大的建筑群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,这座金融商都圆了多少北漂成功梦,想着想着一股莫名的激动涌入内心,也许将来的我也能书写自己的传奇,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成功人士,不过谁又知道呢,也许这只是在年少血气方刚时,一个不忍破坏的属于自己梦。
  晚上我再次背起行囊,奔赴远方。

 

  30个小时,对于一个从小与泥结伴的我来说算不上大问题,毕竟玩玩闹闹过程中打造了皮糙的特点。最重要的是,我愿意乐观地面对着一切,这样想来,我至少还有个位置,还可以休息睡觉。
  劳累的颠簸了一天,很早我就倚着靠背入睡了,每到醒过来的时候,我总要为自己的腰打抱不平,埋怨着靠背设计的不合理。大概凌晨三点,我醒了一次,看看了四周,一位大爷站在过道上,没有座位,一直倚着靠背,在半夜里打着哈切。我站起来轻杵了倦意浓浓的他,示意让他到我的座位上休息会。大爷先是一愣,后用夹杂着感怀的语调“小伙子,不用不用,没事,你去休息吧。”
  我仍然记得在之前我的列车“生涯”中,我也有过无座的时候,一站就意味着一晚,那种滋味别提会有多难受。我又时常感觉我很幸运,总有一些好心的人们,让我去他们的座位休息。网上总有言论抨击人心冷淡,我感受到的却是人与人之间的温暖,所以我愿意用感恩的心看待世界,我懂得什么叫将心比心。
  看着大爷很快的入睡,感觉自己像个英雄,一个小举动,却能奉献出温暖。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的感觉只有自己体会才知道有多畅快。
  想想过去一年的时光,我在大学磨合了青春,很幸运能够认识了很多来自不同地区的人,每个人都不同,都在我的生活中占用举足轻重的位置。远走他乡总令人五味杂陈,总有说不出的情感随着我的经历慢慢演变。我长大了,走出了大山包围的小山村,我继续成长,增长丰富着我的阅历。现在我所认识的,看到的,只是在人生路上的冰山一角,趁着青春,满怀不消减的锐气,在最灿烂的年华,系紧鞋带,搏出一片斑斓。别等到花败,再去感伤。
       我度过了漫长的30小时,也算是拼了一次,即使腰酸背痛,但我不后悔,我知道我依旧年轻,充满活力。
  深圳,我来了。


 



栏目编辑:范睿婷

 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永不 青春 阳光

上一篇:[ 节 日 ]革命军人的样子——记我心中的第89个建军节
下一篇:[ 节 日 ]阑珊星斗缀珠光,七夕宫娥乞巧忙——七夕会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