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人文小站]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:做好告别与铭记的准备
2015-11-26 20:40:07   来源:片刻   点击:

  在观看该影片的时候,想起一本法国小说《一个人的朝圣》,隔着不同时间,不同国度,不同心境,有两个小孩跟一个老人,做着类似的事。
  寻家寻根,却无家无根可寻。


 
  很多人说电影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像公路片又像文艺片,我更愿去说它像纪录片。故事、景色、人物,清清淡淡,像途径某个小镇,随手拿起相机,截取了一段孩童的寻家之旅,一帧一幕,真实平静,原汁原味。
  故事里的两个裕固族兄弟,由于放牧的关系,哥哥留在了小镇爷爷的身边,弟弟则跟着父母远赴他方寻找草原继续放牧,几年后由于学业的关系,弟弟回到了小镇,兄弟俩互生嫌隙和怨恨,都觉得父母偏心对方。
  生活的最大课程,是在于自我和坏境的磨合,自幼在小镇过的哥哥,融入了现代生活,而随父母生活在草原的弟弟,则更向往自然无垠的天地,所以除了流淌着同样的血液,他们于彼此而言,都是陌生的。
  有因必有果,爷爷的过世,父母的未归,带来了外缘,他们终于不得不一起踏上“寻找家园”的路。兄弟俩的父亲曾说过,放牧时如果迷路,一定要顺着河流走,只有在有水的地方水草才会茂盛,牧民的家一定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。
  有了这个开端,一点儿也不担心兄弟俩和解会有多困难,共同经历最是容易引起团结,因为世上除了身边的彼此,他们已别无他人可依靠。


 
  倒是一路之上所见所闻,无处不在示意着无常无奈。
  理想的家园,有绿油油的草原和万里晴空的蓝天,以及涓涓河流,现实却是草原逐步被沙化、风暴铺天盖地,河流干涸,人人都选择迁离。
  固族信奉藏传佛教,从事畜牧业,终其一生都是在草原和马背上度过,策马牧羊,性情爽朗洒脱,生活随遇而安,自由自在,有过繁荣的文化,是世人所艳羡的无拘无束的生活。然而随着日益工业化,不凡的民族牧民,被迫放弃传统生存法则。俩兄弟找到父亲的那刻,他成了普普通通的淘金人,另谋着生存之道。理想的家园,由此幻灭。
  可即便有水有草原有蓝天,深处自然地的村落也已逐步人去无几,何况是西部这样荒芜化的地方。坏境的破坏,文化的失传,心境的动荡,都是因为变迁。
  不去论变化是坏,也不去论变化是好。
  世间的物质有生、住、异、灭四种变化,我们的身体和生命也有生、老、病、死等变化,世间物质、身体、生命,以及心念,没有一物是不生灭变化的,佛教故说无常。
  需求和欲望的蓬勃,速度与发展的激进,带着一些人,丢弃了一些人,遗落了一些人,自然规律和法则,谁都逃不过。


 
  而那些遗失在路途里的人儿,遥望平原,顾盼归属。他们身后,文化的衰落、草原的消失、坏境的荒芜,这一切都是世间必然的诸法因灭。所以影片没有刻意渲染和谴责意味,只展现真实,故说无奈。
  无常无奈,不论是世间还是个人,不论是古老民族还是一个时代,不论是生活还是情感,必经此番轮回,只是在此之外,我们是否承应好了变化,是否做好了告别与铭记的准备,才不至于突兀与失措,才不至于遗失与追悔。
  裕固族是缩影,还有千千万万个这样无所适从下的转变。
  喜欢电影的结局,无大起大落,也无过多说教,被世界遗失的孩童,经历过了争吵与和解,见过了死亡与风暴,找到了亲人。
  无论家在何方,有没有草原和蓝天,心之所归,既是家。



栏目编辑:杨莉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小站 人文

上一篇:[人文小站]印象黄耀明:只为吻你才低头
下一篇:[人文小站]生活从不辜负努力的人——《小把戏》

分享到: 收藏